永利6899 - 从登州到越南,伪齐皇帝刘豫一次鲜为人知的“大航海”行动

永利6899 - 从登州到越南,伪齐皇帝刘豫一次鲜为人知的“大航海”行动

永利6899,北宋灭亡之后,金国先后在中原地区扶植了伪楚和伪齐两个傀儡政权。前者存在时间很短,几乎没有存在感,但后者维持数年,对黄河以南地区还形成了一定影响。当时的胶东半岛,属于伪齐的统治区域,因此也与刘豫有过历史交集。刘豫对胶东半岛的最大影响,在于区划。伪齐时期,福山、栖霞、招远相继建县,胶东后世的县级区划大致成形。

在区划之外,刘豫在位期间,还曾策划过一次“大航海”行动,也与胶东半岛有关。就意图而言,这次“大航海”行动称得上“壮举”,但因为种种原因,它最终却湮没在历史当中,鲜为后人所知。本文就以史料为基础,简要介绍一下这次与胶东半岛有关的“大航海”行动。

《续资治通鉴》是一本记录两宋和元代历史的编年体史书,在宋高宗绍兴三年(公元1133年)的九月,书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情:“刘豫遣通判齐州傅维永及募进士宋渊等五十馀人自登州泛海,册交趾郡王李阳焕为广王。”意思就是说,刘豫派遣官员傅维永和宋渊率领五十多人的队伍,从登州走海路出发,他们此行的目的是“册封交趾郡王李阳焕为广王”。

所谓“交趾郡王”,是宋代册封给越南(时称交趾)首领的称号。根据《宋史》记载,交趾本汉初南越之地,汉武帝平定南越之后,纳入中原王朝的版图,从汉朝一直到唐代,交趾一直为各朝各代辖下的郡县,唐代还先后在此设立交州总管府和安南都护府,实行有效管理。不过,经过唐末大乱之后,五代时期,交趾逐渐脱离了中原王朝的控制,成为一个单独的政权。北宋虽然次第攻灭南方群雄,但并未对交趾用兵。当时统治交趾的丁氏政权,也相当识趣,主动上表归顺。宋太祖开宝年间,朝廷下诏,授予交趾统治者“开府仪同三司、检校太师”(后有所调整)的官职,并封“交趾郡王”。此后,虽然交趾政权从丁氏转入李氏,但“交趾郡王”的称号一直没有变。

靖康之变后,宋朝虽然南迁,但仍对交趾保持政治影响力。宋高宗绍兴二年,时任交趾郡王的李乾德去世,他的儿子李阳焕就继任“静海军节度使、特进、检校太尉、交趾郡王”。而上文提到的刘豫使团,就是要从登州走海路到交趾(越南),去联系李阳焕。

刘豫为何会有此一举?这还要从当时的形势说起。刘豫以宋臣的身份被金人扶植为皇帝,他不思惭愧,反而一心想早日消灭南宋政权,成为中原名义上的正统。

但就当时的人心向背和战力对比来看,刘豫不但没有优势,反而相当吃力,金人评价他“进不能攻、退不能守”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急需找到一种方法,能够扭转局面。这个时候,伪齐的侍御史卢载阳(扬)为他献上了一条“两面夹击南宋”的计策。

通俗来说,这条计策就是在南宋的大后方开辟第二战场,派人联络交趾,让对方向南宋开战,事成之后,江南归刘豫,两广归交趾,这也就是封李阳焕为“广王”的含义。众所周知,元朝攻打南宋就曾采用类似的策略,只不过是在陆地上经过大理国,绕到南宋背后,而伪齐的方式是从海上绕圈。

这条计策听上去很不错,但就当时的情况来说,可行性很低。因为元朝绕道大理,是亲自出兵,每步都在自己掌控之下,而伪齐联系交趾,其实更多带有“借兵”的含义,自身没有强大的实力支撑,对方很难买账。

不过,一心想灭宋的刘豫听了之后,十分欣喜,很快就派出了使团,而金作为伪齐的宗主国,也同时派出了二十人左右的使团随行。

从海路走需要坐船,而史料并没有记载伪齐使团的船只数量,从人数上来说,不到百人的使团,一艘大船就可以装载。在唐代,登州的海运就比较发达,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之一。而到了伪齐统治时,登州也是其范围内为数不多的大港口,因此使团选择在此出发。

然而,从登州出发之后,使团的踪迹就在史料中再无详细记载,他们一路都经过哪里?到没到达交趾?交趾的态度如何?这些问题,都成为历史谜团。

另一部记载南宋历史的典籍《建炎以来系年要录》也提及过此事,对于使团的结果,书中以猜测的口气说道:“计未必达。”意思就是,估计可能没走到交趾。

这种估计,从《宋史》对交趾的记载中可以得到一定佐证,伪齐派遣使团是在绍兴三年,而此后的绍兴八年,李阳焕就去世,当时宋高宗专门派人到交趾吊祭,并继续册封他的儿子,这说明南宋和交趾的关系并无变化。

就常理推测,伪齐使团应该有三种可能的结果,一种是没有走到交趾,半路返回;一种是没有走到交趾,也没有返回;一种是走到了交趾,但是交趾没有理睬。以上三种结果,都不会对南宋和交趾的关系产生影响。

相对来说,第二种可能是比较悲惨的一种结果,也就是说使团在走海路的过程中,遇到了不测。要知道,宋代的航运虽然发达,但从登州到交趾,超过了2000海里的距离,按照当时的速度,恐怕至少要在海上漂半年,并且使团出发的季节,台风尚未停歇,长江以南都在南宋控制下,使团就算想停靠避风也不能,这条航线想要完整走下来,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责编:佚名